宣武门教堂的记忆;爱妈妈,就是爱天主!

 

2019年1月29日 5期  第六版 信仰园地

1、宣武门教堂的记忆 (北京北堂  刘雪芬)

日前,北京宣武门教堂因维修暂行关闭,对于年过花甲的我来讲,从小在这座教堂内长大,每个主日如果不去教堂,心里就像缺点什么似的,教堂里各种各样的圣物件的摆设,对我来说是那么的熟悉。

在露德朝圣的作者(推轮椅者)

一日,我来到教堂外边街上,从远处望着堂顶上的那座十字架,一下子陷入了往事中……

记得那年我刚上学,就参加了堂里暑期要理学习。天真无邪的我们来自不同的学校和年级,上课时,幼稚的我们经常向老师提问:天堂在哪里呀?天堂上是什么样子?天堂上能唱歌吗?天堂上小朋友多吗……

第二天上课时,老师请来堂里的傅铁山神父(那时还是神父)。神父一进教室,便热情地向同学们问候,然后说:“今天我为大家讲述天堂在哪里?天堂里面的各种各样的故事。不过呢,在讲之前,我首先了解一下同学们心里想象的天堂是什么样子,先发给每人一张纸,这张纸拿到手后,将它对折一下,然后将它展开。”神父说完,拿了一张纸又亲自做示范。

这时神父指着黑板说:“这块黑板好似一张纸。”说话间,他在黑板的中间画了一条线,把黑板分成了两半,竖线的左边写上“天堂”,右边写上“地狱”,然后转身对大家说:“我要求同学在纸的左边和右边下面分别写下你们的各种想象或与期望相符的内容。”

这时神父用手指着几个很小的同学说:“你们如果有的字暂时不会写也没关系,可以画出图像,用来表达你的意思,也可以用语言讲给我听。”

此时,孩子们心目中的天堂就这样呈现出来:有人在纸的左边天堂上写着:阳光、蓝天、白云、春天、鲜花、诗歌、微笑和爱情。有的小同学用笔画出有位小朋友手搀着盲人过马路的图像,有人画出为邻居家擦玻璃。我用笔画出的图像是,在家庭中,母亲带着老花镜子,手捧着有关圣经的书,正向孩子讲述圣经里面的故事……

而在地狱这一边,孩子们写着:黑暗、肮脏、恶魔、恐怖、仇恨、杀人、放火、流血、哭泣、丑陋。有个小同学画出两个人正在打架骂街。我画的图像是,有个人在前边走,在他的背后有两个人,用手指向他,正议论他的是是非非……

此时,神父走到课桌边,附身察看同学们写的内容,然后说:“同学们答得很好,很真实啊!”又特意走到我面前,用手指着左边的图像连着说“好!太好了!”说完,神父特意将我的纸拿在手中,用手指着这幅图像对大家说:“请大家看,这幅图像中的老母亲正为孩子们讲圣经故事,孩子们的信仰从小就注意培养,我相信这个家庭会永远幸福地生活在天堂中。”

等孩子们写完后,神父对同学们说到:“刚才我在下边看了同学的答卷,正如大家所知道的,天堂是具备了一切美好的事物和美好的心灵的地方,这个地方就是天堂,也叫天国,在天堂上有很多的圣男圣女,在这片纯洁的净土上,天主耶稣与大家同享福乐……”

神父向大家提出个问题,问有没有人知道,我们世俗人间在哪里?这时有位稍大一点的孩子抢先答到,神父我知道,人间是介于天堂与地狱之间的地方。

这时,神父说:“刚才这位同学回答的问题,请大家来议论一下,到底对不对呢?”

有几个同学在下面小声说到:“他说得对啊!”另有一部分人也跟着点头。可是非常出乎同学们的意料。神父说:“刚才这位同学回答的问题不正确。”此时全班同学都露出不解的神色来,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接着神父告诉孩子们:“世俗中的人间不是介于天堂与地狱之间的地方。人间既是天堂,也是地狱。当我们心里充满爱的时候,我们将天主的大爱传向世俗生活中,使那里的人都能得到爱的享受时,我们就是身处在天堂。当我们心里常怀着抱怨、仇恨、背后议论他人或违反天主十诫等等,就是住在地狱……

神父用通俗易懂的词句来讲述,使很小的同学一下子就能听懂天堂与地狱之间的道理。那时老师讲课很灵活,不照书本上硬搬,所讲的课既能听懂又好理解,一下子将大家的学习热情调动起来,有的基础知识大家自觉地将它背诵下来,像我六十多岁的老人,很多要理至今不忘,有的信仰理论知识都是那时学来的。通过堂里的学习,信仰的根基就牢牢地扎住在我们每个人的心里。

世俗生活几十年,我们这一拨人都经历了各种各样困境的考验,我们心中有天主,天主永远地爱着我们,我们用实际行动将天主的大爱回报给社会,让主的爱充满人世间。

2、爱妈妈,就是爱天主  [英]曾朝荷

妈妈的生养之恩,我一辈子都还不完。

源自圣经里《德训篇》的一句话,是那么甜, 那么美, 那么动人。

11月初,妈妈的手臂终于拆除了医用钢架。

80岁的妈妈能够像年轻人一样在三个月拆架,这真是一个意外,一个惊喜!先生在国际长途中说:这是天主赐给悉心照料妈妈的女儿的一个大奖赏——90多天的努力,终于结出一个好果,值得庆祝。

妈妈是有福的。首先,她遇到了一名好的主治医生:技术过硬,人很善。

其次,要感谢神父和教友的祈祷。入院时,医院建议保守治疗:从CT片上看,妈妈的手肘摔得很碎,高龄,又有高血压,还安了心脏起搏器,成都来的专家都不愿冒险做手术。英国的5位神父得知消息后,立即自发为妈妈共祷“九日敬礼”。果然,开刀时,发现内部情况比预想的好得多,手术进行得比预想的成功得多,恢复过程也出乎意料的顺利。

这几月,为妈妈买菜煲汤、打扫清洁、煎草药、洗澡搓背,并每天为妈妈念玫瑰经……姨妈问我累不累,我说:“心甘情愿,一点都不累”。

凭良心做事,人是不会累的。不喜烹饪的我,总是哼着歌在厨房里忙。妈妈说饭菜可口,我笑着说:“不是我做的好,只因做饭时我祈祷,天主圣神就把饭菜变得香喷喷的了。”

记得每次去超市买乌鱼,我会想:不是我想宰你,是为了妈妈的伤口早点愈合。每次为妈妈剪螃蟹(偏方),我觉得不忍心,求这些小生物不要责怪我,助我尽一点点孝心。

一个英国友人(某临终关怀所的所长)提醒我:使病人恢复自信是一项最艰巨的护理,我很认同——必须做的、最重要的事。妈妈摔伤后,整个人都萎了,哀叹老了、残了。我好心疼,8个月前,她才失去了相濡以沫的丈夫。

身体的伤易治,但重建自信不易。对妈妈而言,感受到生命的宝贵和活着的美好是如此重要:带她去公园喝茶、聊天,用暖语开导她,并描绘未来的幸福愿景,及时夸赞她的每一点微小进步……使妈妈领受到生活的情调,也是一种治愈:为她敷面膜、染头发,买时尚美衣使她高兴,还买了机器人扫地机和破壁机,甚至更换了吹风机、电水壶、电熨斗、菜刀和纱窗等,凡能简化她生活的小事,我都做了。

十月黄金周,带妈妈做了一次15天的成都旅行。在四川神哲学院,妈妈第一次聆听主的声音。天主之光,藉着神父的精彩开示,一点点消散她心中的阴霾;天主之爱,藉着教友的友爱,一点点滋养她的灵魂。

妈妈的成都之行,受到朋友们的热情款待,母女受邀住在老友父母的闲置家中,老友夫妇及其父母对妈妈亲人般的体贴和关爱,令妈妈和我非常感动。品尝小有名气的各类美食,兴高采烈地逛时尚购物中心,晨光中沿河散步、聊天,我甚至鼓励妈妈同我一起坐了新颖而奇特的摇摇车……崭新的人文风貌,暖暖的友情,使妈妈的心灵得到丰润的滋养,更得到一种神奇的治愈,性情愈加美好。

回家后,妹妹感叹:“妈妈变了!”是的,妈妈因祸得福了。

母女日夜相处的4个月,对妈妈的爱,像一条山涧小溪,自然流淌。我向英国神师写道:“很感激天主赐予我照料妈妈的这一恩宠。像爱我的主耶稣一样,爱我的妈妈——这是心中的一个信念,因为爱妈妈,就是爱我的主耶稣。”

对我而言,这也是一次信仰的考验。在医院陪妈妈一个月后,本该返英——回国之初,已订往返机票,可心中有一个声音说:改签机票,留下来继续照顾妈妈,直到11月30号(签证有效期最后一天)。

做这个抉择实属不易,当时很不安。它意味着:抛下公司的日常工作和献给天主的翻译工作;缺席为期三天指定出席的一次全英会议;放弃一年前预订的意大利九日朝圣游,并损失大笔违约金;承担机票改签费;最尴尬的是,要向参加家庭酒会大Party的每一个受邀者写正式的致歉信(不可忽略的英伦礼仪),年轻人为筹备已久的酒会精心准备了不同语种的圣乐演唱,有人甚至取消了假期。

而最难取舍的,是牺牲家庭生活——夫妻别离长达4个月,这在西方人眼中有点匪夷所思,不可理喻。自从结婚,我俩从未分开过一个月。幸好先生理解,并全力支持我的决定——感谢天主赐给他一颗爱天主、爱他人的高贵心灵。

信仰,决定人的视角和思维,因而决定人的行动。我想,若无信仰的支撑,无论先生,还是我,都难以做到这一切。

反思妈妈所遇到的医生、中英神父和教友与朋友,每个人都对她付出了真诚无私的帮助,而这一切,均是每个人按自己的良心所为。人的这份良心,正是天主在造人的那一刻,在每个人的心上刻下的,不论有否信仰。

现在,我也能匍匐在天主的圣台前,向祂诉说:我尽力了,按照祢刻在我心尖上的良心,尽了我的全力。

这段宝贵的人生经历,更让我领悟到:做事摸到了自己的良心,就靠近了天主;在生活中,找到了真善美,才找到了天主——因为天主就是真善美。信仰就是这么简单、真实,不是空的、虚的。

修养圣德,就是在人群中去宽容不真、不善和不美,同时炼净自身的不真、不善和不美。这靠近真善美的过程,就是一个信徒的成圣之旅。不是吗?

马上就要回英国了——人的记忆是靠不住的,以上面的文字,留作纪念。